Category Archives: Ink

政治迫害?

陳水扁被羈押禁見了,
很看不慣陳水扁、蔡英文,和一堆民進黨立委,
忽視事實,硬是把陳水扁的貪污說成政治迫害,
當然,現在都辦綠沒有辦藍,我也覺得不妥,會落人口實,
李登輝、連戰、宋楚瑜等人也都要查,
但不能因為藍的目前沒事,就說是政治迫害,
其他人我不清楚,但陳水扁的貪污、洗錢、收賄等罪,是罪證確鑿的,
這不是什麼押人取供,不是特偵組先寫好劇本,
劇本是陳水扁自己8年來一一寫下的。

試問那些挺扁的,今天如果角色互換,
馬英九卸任後被羈押,
你們會說是政治迫害、民主退步,
還是會說民主向前邁進一大步?

我們不應該針對政黨,
而是該就事論事。

如果今天政府刻意不查藍營,
那馬政府也該受批評,
但陳水扁等人若真的犯法,請不要硬說成政治迫害好嗎?

Advertisements

台灣人

看完表姊的文章,心中有些激動,
這激動是我這幾年來很少去想的,
因為還有些更重要的事等著我,
但的確,「不應該沉默」,
就像我的學弟妹選擇不沉默、大聲吶喊出來一樣,
(但我覺得他們的行為是有爭議的,以後有機會再說)
我也有類似的認同轉移。

國小的我,已經過了「講方言要罰錢的年代」,
沒有很明顯的政治氣氛,小時候的我也沒什麼感覺,
比較懂事的五、六年級都在練田徑中度過。
Continue reading


國恥乎?

這次奧運台灣棒球輸給中國固然出乎大多數國人意外,
我從頭到尾看了4個半小時也看得很難過,
但今天早上看到報紙在報,很多人說是國恥、國殤,大肆批評,
讓我更難過。

有這麼嚴重嗎?
台灣人會不會太嚴苛、太現實了?
輸球有很多原因,一場球賽也不能代表一切,
該檢討的地方很多,
但把人家罵成這樣,對我們棒球的成長有多少助益?
他們也都很想贏球阿,
那些謾罵的人似乎忘了什麼是運動家精神,
誠如一位主播說的:
「可恥的不是失敗,可恥的是沒有奮戰精神。」

希望大家不要變得像某個廣告詞:「只剩一張嘴」。


美麗,只需多點用心、少點貪心

去年到德國、瑞士一遊,
回台灣後最深的衝擊是:「台灣怎麼這麼醜?」

台灣的房子醜,
別墅、豪宅、商業大樓,或一些有設計感的房子除外,
在台灣最常見的,便是像火柴盒般簡單的房子,
有些會稍微修飾一下門面,但通常只顧前面、忽略後面,
從側面看,便會看到只有一半的屋頂,
屋頂上通常大剌剌的放著水塔,或是養狗、養鴿子、曬衣服,
不然就是加蓋鐵皮、堆放雜物,
反正在屋頂,看到的時間不多,
反正大家都這樣,反正不礙到人、不違法。

屋頂之外,更刺眼的是鐵窗,
由於治安的關係,不裝鐵窗不能安心,
鐵窗外突的部分,又可放些雜物、曬衣服,
也有人放盆栽,但真正好看的實在不多。

如果是店家,免不了還要加個大大的招牌,
不能太小,不能輸隔壁的,
大家車拼的結果,使街景雜亂無章。

鄉下也沒好到哪裡去,
三合院剩的不多了,也是以方塊盒為主,
更糟的,是散落田間的鐵皮屋,
鐵皮屋建材便宜、簡單省事。

醜沒有關係,方便就好,
醜沒有關係,有省到錢就好,
醜沒有關係,能增加空間利用就好。

但其實,只需多點用心、少點貪心,
美麗,便躍然眼前。

美麗或許不是必須,
但美麗的環境和建築,能讓人的心跟著美麗。


In and Out

(Originally uploaded by Allie’s.Dad)

我們通常知道入口,不知道出口,
我們進去,卻不懂得出來。

一件事、一種想法、一個觀念、一套價值觀,
我們進去後,通常就安居又安心,
不肯出來、不願面對改變、不願承認還有其他可能性。

有時,我們的卻步只是自我設限,
有時,卻會傷害較自己弱勢的一方。
強勢的,也不一定安全。

知道自己在進入、曾經進入,才有脫身的可能性。
最怕的不是出不來,而是不願出來。
進去的起始點,也是出來的起始點。
進入只是單向,出來後才能看清方向。


Innovation Results from Tradition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Image from Wikipedia)

Most people are fond of innovation,
and innovation usually attracts more attention.

But we can’t merely seek for innovation
without learning the tradition first.

Duchamp‘s urinal can be a Fountain,
while our urinals are only vessels of urine.

Only based on tradition can innovation be tenable.
Only based on tradition can innovation stride forward.


彈幕下的阡陌

雨滴,怕人們忘了它的主權,
封鎖藍天的活動場域,
水槍急切地向下拉起彈幕,
以最原始的方式,圈地為王。

在它的統治下,
我和藍天對望,
企圖從彼此眼中尋求乾爽的香氣。

我們只是暫時沉默,
靜待下一畦雀躍的阡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