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

看完表姊的文章,心中有些激動,
這激動是我這幾年來很少去想的,
因為還有些更重要的事等著我,
但的確,「不應該沉默」,
就像我的學弟妹選擇不沉默、大聲吶喊出來一樣,
(但我覺得他們的行為是有爭議的,以後有機會再說)
我也有類似的認同轉移。

國小的我,已經過了「講方言要罰錢的年代」,
沒有很明顯的政治氣氛,小時候的我也沒什麼感覺,
比較懂事的五、六年級都在練田徑中度過。

國中開始上中國文學、中國歷史、中國地理,
熱愛文史地的我,最愛看著課本的圖,想像對岸是什麼景象,
甚至夢想著以後長大要去哪些城市、古蹟遊歷。
國中時剛好碰到余秋雨熱潮,和公視的「人間四月天」,
我對中國的嚮往升高到極點,毫不懷疑自己是中國人,
甚至,當我在自由時報第一次看到「中國」時,
驚訝地發現報上的中國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

高中算是啟蒙吧,我深受高中歷史老師,也是我三年的導師影響,
她組讀書會,帶我們讀了很多課外書,
這些閱讀帶給我制式教育以外的刺激;
另外,我參加第一屆台灣人文獎,研究鄭炯明先生的詩,
參加了兩次台灣文學營……

高中的我還在徬徨,直到我上了大學,
台大以自由學風聞名,老師們多鼓勵我們critical thinking,
再加上學校附近很多書店,我找了很多書來看,
我才漸漸認識到:
我不是中國人,我是台灣人。

剛開始,我既驚喜,又惶恐,
原本的認同被自己打破,新的認同是什麼?
這也是很多台灣人所看不清的,
導至泛藍的走不出,泛綠的走極端。

泛藍的認為:「我們本是同文同種,同宗教同文化,都是中國人,大家只是從中國到了台灣,頂多是台灣的中國人。
若跟中國切割,那我們台灣還剩多少固有的?還不都是從中國來的。(原住民、外籍人士除外)」

泛綠的認為:「台灣人就是台灣人,什麼台灣的中國人、中國的台灣人,台灣中國就是一邊一國。所有中國的東西都是邪惡的,都是阿共的,讀什麼文言文,台灣人應該讀賴和、楊青矗、吳濁流……」(但其實很多台灣人不認識這些作者,這裡只是我自己舉例)

我想了幾個月有吧,我也不確定有多久,
後來我想到了折衷的辦法,但這只是表面折衷,
實際上,我覺得是更貼近事實和現實的。

認同台灣、當台灣人,和「去中國化」是沒有直接關係的,
相同的文字、文學、文化、宗教,不代表就必然是同一國人,
英美加澳紐都說英文,德國瑞士奧地利都說德語,南美洲一大半都說西班牙語,
歐洲更是共享起源自亞洲的基督教,
照泛藍的邏輯,德國人該是奧地利人嗎?還是奧地利人該是德國人?
同樣的,我也要問泛綠,阿根廷人會說:「我們不要說西班牙語,因為西班牙曾經殖民過我們」嗎?

沒錯,台灣人的祖先很多來自中國,
但從第一批大移民至今,已400多年,
更何況,當初是「清朝」「割讓」給日本,不是「中華民國」也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請注意,是割讓,不像香港是租借的,
而當時歸還是歸還給台灣人民,也沒有明說要歸還給什麼政府,
是國民黨自己跑去說該歸還給他們,但當時蔣介石也對台灣不怎麼有興趣,
失敗後才想到要躲來台灣,時時準備再回去。

台灣不是中國固有領土。

台灣人,曾經來自中國,
但台灣的地理環境使台灣有了自身的歷史背景,
即使我們過農曆節慶、用筷子、拜的神來自中國、官方語言來自北京、文字和中國的簡體字是同一系統……,
然而,我們有自己的政府、憲法、貨幣、軍隊、國旗、國歌……。

認同台灣,不代表必須完全棄絕國語,
不代表必須把中國哲學通通丟掉,
不代表必須完全不讀文言文,
也不代表平常鄙視中華民國國旗,但陳雲林來時又高高揮舞。

接受中國文化,不代表不愛台灣,不代表就是中共的同路人,
堅持台灣主權,也不代表就很愛台灣。

不要二分法。

這是個很簡單的邏輯,請不要複雜化,
請跳脫出自己習慣的思考框架,
站在原本自己認為對立的立場想想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