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話 vs. 台灣話

最近S.H.E.的新歌「中國話」引起不少網友熱烈討論,
也有人將其改編成「台灣話」。

我不清楚「中國話」作詞者的動機、
不清楚S.H.E.選這首歌的目的、
也不清楚「台灣話」改編者的思考模式。
我只知道,無論是「中國話」或「台灣話」,
我看了歌詞後都很憂心。

先談談「中國話」吧。

中國話
演唱:S.H.E.
專輯:PLAY 歌曲:中國話
作詞:鄭楠,施人誠 作曲:鄭楠

倫敦瑪莉蓮 買了件旗袍送媽媽
莫斯科的夫司基 愛上牛肉麵疙瘩
各種顏色的皮膚 各種顏色的頭髮
嘴裡唸的說的開始流行中國話

多少年我們苦練英文發音和文法
這幾年換他們捲著舌頭學平上去入的變化
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仄仄平)
好聰明的中國人 好優美的中國話

扁擔寬 板凳長
扁擔想綁在板凳上
板凳不讓扁擔綁在板凳上
扁擔偏要綁在板凳上
板凳偏偏不讓扁擔綁在那板凳上
到底扁擔寬還是板凳長

哥哥弟弟坡前坐
坡上臥著一隻鵝
坡下流著一條河
哥哥說 寬寬的河
弟弟說 白白的鵝
鵝要過河 河要渡鵝
不知是那鵝過河
還是河渡鵝

全世界都在學中國話
孔夫子的話 越來越國際化
全世界都在講中國話
我們說的話 讓世界都認真聽話

紐約蘇珊娜 開了間禪風Lounge Bar
柏林來的沃夫岡 拿胡琴配著電吉他
各種顏色的皮膚 各種顏色的頭髮
嘴裡唸的說的開始流行中國話

有個小孩叫小杜
上街打醋又買布
買了布 打了醋
回頭看見鷹抓兔
放下布 擱下醋
上前去追鷹和兔
飛了鷹 跑了兔
灑了醋 濕了布

嘴說腿 腿說嘴
嘴說腿 愛跑腿
腿說嘴 愛賣嘴
光動嘴 不動腿
光動腿 不動嘴
不如不長腿和嘴
到底是那嘴說腿 還是腿說嘴

這首歌的歌詞,有很多我不苟同的地方。
首先是捲舌的部份。北京腔的漢語的確有很多捲舌音,
台灣過去也是,但最近已經很少聽到清楚捲舌的「ㄓ、ㄔ、ㄕ、ㄖ」了,
大多數台灣人在發這些音時,都只稍微捲一下、甚至根本沒捲舌。
如果台灣人仍有清楚的捲舌音,
在聽到「連爺爺,您回來啦」時,就應該不會笑出聲來。

第二,平上去入是有問題的。
我們現在使用的漢語是晚近才發展出來的語言,
在漢語中,已經沒有入聲了,
就我有限的了解,我只知道閩南語和粵語仍保有入聲,漢語是沒有的。
當然,「平上去入」是習慣用法,但在「中國話」歌頌漢語的情形下,
只像是為了凸顯其「聰明」和「優美」。

第三,就是「聰明」和「優美」。
對語言學有基本認識的人都清楚,各語言是沒有好壞、優劣之分的,
每個語言都是平等的,人們之所以會認為漢語聰明、優美,
或是所謂的「法文聽起來好浪漫」、「講台語很沒水準」、「廣東話很吵」,
其實都是價值判斷或某種意識形態下的產物。

第四,我們現在用的漢語,並非孔夫子的話。
這首歌搬出孔子,除了孔子是中國文化的代表人物之一外,
更像是為了拉抬其語言的地位。
諷刺的是,孔子說的話,現在可能沒人聽的懂,
在孔子的年代,我們現在使用的漢語根本尚未成型,
上古、中古漢語更與現代漢語有極大的差異。
而且,孔子那時候,也還沒有現在的「中國」觀念,
國與國之間比較像是城邦的關係,孔子在政治上也不得志,
他的母語,不可能代表魯國,更不可能代表中國。

——

再來談談改編的「台灣話」吧。
這個版本會那麼快就出現,可看出有部份台灣人無法完全認同「中國話」。
但「台灣話」仍是有問題的。

台灣話
改編詞:WEWE 編曲/演唱:JC

大箍呆炒韭菜 燒燒一碗來 冷冷阮無愛 到今嘛你才知

倫敦瑪莉蓮 買了檳榔送爸爸 莫斯科的夫司基 愛上臭豆腐和燒肉粽
各種顏色的皮膚 各種顏色的頭髮 嘴裡唸的說的開始流行台灣話
(白鷺鷥 車糞箕 車到溪仔墘 跋一倒 抾著一先錢)

多少年我們苦練英文發音和文法
這幾年換他們打開嘴巴學四聲八調的變化
河洛客家原住民 好聰明的台灣人 好優美的台灣話
(白鷺鷥 車糞箕 車到溪仔墘 跋一倒 抾著一先錢)

西北雨直直落 鯽仔魚賣娶某 鮕鮐兄拍鑼鼓 媒人婆土虱嫂
日頭暗找無路 趕緊來火金姑 做好心來照路 西北雨直直落

國語:全世界都在學台灣話 台灣人的話 越來越國際化
台語:全世界都在講台灣話 我們說的話 讓世界都認真聽話
(那奴灣多依呀那呀喝依呀嘿 那奴灣多依呀那呀喝嗨呀嗨呀
那奴灣多依呀那呀喝依呀嘿 那奴灣多依呀那呀喝嗨呀喝嗨呀)

紐約蘇珊娜 愛去媽祖廟進香 柏林來的沃夫岡 拿嗩吶配電吉他
各種顏色的皮膚 各種顏色的頭髮 嘴裡唸的說的開始流行台灣話
多少年我們苦練英文發音和文法
這幾年換他們打開嘴巴學四聲八調的變化
河洛客家原住民 好聰明的台灣人 好優美的台灣話
(天黑黑 要落雨 阿公仔夯鋤頭仔要掘芋
掘啊掘 掘啊掘 掘著一尾辿鰡鼓 咿呀嘿都真正趣味)

阿公仔要煮鹹 阿媽仔要煮汫
二個相拍弄破鼎 弄破鼎 咿呀嘿都啷噹叱噹嗆
哇哈哈 哇哈哈

草螟弄雞公 雞公披搏跳

國語:全世界都在學台灣話 台灣人的話 越來越國際化
台語:全世界都在講台灣話 我們說的話 讓世界都認真聽話
(打馬膠 粘著跤 叫阿爸 買豬跤 豬跤箍仔滾爛爛 飫鬼囡仔 流喙涎)

燒肉粽 燒肉粽 賣燒肉粽

國語:全世界都在學台灣話 台灣人的話 越來越國際化
台語:全世界都在講台灣話 我們說的話 讓世界都認真聽話
(唐山過台灣 無半點錢 剎猛打拼 耕山耕田
咬薑啜醋幾十年 毋識埋怨)

國語:全世界都在學台灣話 台灣人的話 越來越國際化
台語:全世界都在講台灣話 我們說的話 讓世界都認真聽話
(那奴灣多依呀那呀喝依呀嘿 那奴灣多依呀那呀喝嗨呀
那奴灣多依呀那呀喝依呀嘿 那奴灣多依呀那呀喝嗨呀喝嗨呀

首先,「台灣話」這個版本有個優點是,
它沒有將「台灣話」等同於「台灣閩南語」,
而是包含了客語和其他原住民語言,
說它是優點,因為除了閩南裔台灣人,很多人對「台灣話」或「台語」很感冒,
認為閩南語不該霸佔「台灣話」。
但是,這首「台灣話」看樣子是沒有包括台灣漢語的,這樣又有矛盾之處,
如果閩南語、客語、各原住民語言都是台灣話,為何要排除台灣漢語?
另外,「河洛」這個詞其實是錯誤的觀念,
有些人說閩南語是隋唐時代河洛地區的語言,
但其實,閩南語的源頭是古越語,
後來雖然加進了漢語的成份,形成了文讀音,
但在發音和文法上,仍有別於隋唐時代河洛地區的語言,
而且其傳入的時間和影響也有爭議,
這個部份很複雜,在此點到為止。
重點在於,將閩南語稱為「河洛語」的提倡者,
是受到漢語獨大的洗腦,想拉高閩南語的文化地位所使用的手法,
而將其稱為「河洛語」的一般老百姓,一部份是因為無知,就跟著使用,
一部份也和那些學者一樣,因為國民黨語言教育的「成功」,由自卑轉自大。

第二,「聰明」和「優美」犯了和「中國話」一樣的錯,
雖然說它只是改編自「中國話」,
改編者一樣沒有意識到其錯誤。

第三,台灣人的話越來越國際化?
「台灣話」明顯是要和「中國話」作對比,
從其歌詞判斷,也很難看出其所謂的台灣話有包含台灣漢語,
去除台灣漢語的台灣話有全世界都在學嗎?
即使將台灣漢語納入,也沒有很多外國人在學台灣漢語,
外國人學的大多是中國使用的簡體中文,而非台灣的正體中文,
簡體和正體之間的差距,除了文字和腔調,還包括一些詞語運用的不同。
以台灣為主要市場的S.H.E.看似在歌頌自己的語言,
但他們和大多數台灣人所使用的漢語並非歌詞中描繪的中國話。

第四,「那奴灣多依呀那呀喝依呀嘿」。
我不知道這是哪一族的語言,但無論是哪一族,
都可看出這首「台灣話」仍然不夠多元,
它的原住民語只有一種,
可看出有部份台灣人仍將各族原住民簡化,
雖然知道有10幾族(有的人甚至還停留在9族的觀念),
但仍常常忽視他們之間語言、文化的差異。
實際上,光是語言的部份,就有很大的差異
南島語言有10大語系,而其中9種只在台灣找的到
也就是說,這些原住民語言的差異是大到各自屬於獨立的語系,
其差異性遠大於台灣漢語、閩南語、客語之間的差異。

——

以上就是我心寒的原因,
雖然說作詞者和大多數台灣人,可能只是覺得好玩、有趣,
但歌詞背後的議題是很嚴肅的。
這些錯,也不能怪誰,或許有人會怪國民黨政府,
國民黨政府確實要負部份責任,
但國民黨政府會有「中國、漢語獨大」的觀念,
其實是受到文化、社會化的影響。
重點不在於誰有錯、誰認錯,
而是在於人們何時才能自覺,何時才能意識到觀念洗腦的事實及可怕,
站在任何一方猛烈批評另一方,
犯了critical thinking的謬誤,有些人甚至一點也不critical,只是盲從。


7 responses to “中國話 vs. 台灣話

  • 牧雲居主人

    1.我覺得你把「中國話」定義得太狹隘,只當他是北平話。
    2.所謂的「平上去入」,在目前大陸使用的「普通話」中,是沒有「入」聲,不是沒有「去」聲。這是常識。
    3.廣義來說,閩南語和粵語也算是「中國話」。所以中國化還是有入聲的。
    4.歌詞中如果你只看到他讚美中國話「聰明」和「優美」,那表示你對中文的理解能力還不夠透。其實他在第一段平凡的描述裡面,就在透漏中國文化對於西方人的影響。「「全世界都在學中國話」可以看出中國文化對整個世界的影響力。「孔夫子的話越來越國際化」只的也不僅僅是「孔子說的話」,其實是意味著「中國文化」,只是他以一個較具代表性、較為外國人所知的例子來作象徵。

    5.人家說中國話優美,只抒發個人感覺。哪首歌的歌詞不是在抒發情感呢?又不是在寫論文。何必要去討論語言有沒有好壞之分?任何語言仔細的去欣賞,都有她的優美之處,只要他表達的內容是令人舒服的。你好像對語言的「優美」不以為然,那就算了!

    6.人家沒有說中國話就一定是孔夫子的話。歌詞每一句可以是有前後邏輯,也可以是各自獨立的。

    7.「孔子說的話,現在可能沒人聽的懂」。你自己聽不懂沒關係,沒有必要把所有人拉下水。
    8.不要把「中國話」定義得太狹隘,忽略了她是具有空間和時間的延展性。
    9.結論:要字字句句去分析歌詞,犯了見樹不見林的錯誤。不管是中國人還是台灣人,以前我們都是崇洋媚外,哈日哈韓。今天換成西洋人紛紛學習中華文化,確實值得我們歌頌一下。換句話說,這首歌表面上唱的是「中國話」,其實蘊含著對「中國文化」的讚頌。只會說中文,但是不了解中國文化的人是看不懂中文歌詞的。

    我看你把「台灣話」解釋成「包含了客語和其他原住民語言」,可見你也有兼容並蓄的胸襟,何以要把「中國話」解釋成北京腔的漢語呢?

  • 牧雲居主人

    ps.歌曲可以用文學的角度、音樂的角度、文化的角度來看,用政治的角度來看,你不如不要看。

  • 牧雲居主人

    更正:如果你要用政治的角度來看,不如不要看。

  • khaihiok

    1. 我知道廣義的中國話可包括其他語言,但就西方語言學的定義來看,中國各「方言」之間的差異已經是語言之間的差異了,會將他們視為北平話的方言,政治力是主要因素。另外,北平話的歷史晚於粵語和閩南語等,將他們視為一個後來才成型的語言是很不合理的。
    我會將中國話只限定為北平話,是出於歌詞的表達方式。歌詞中說,「全世界都在學中國話」。大多數外國人學的中國話都是北平話,這首歌的「中國話」明顯指的是北平話。
    2. 謝謝你的指正,我筆誤了,我指的是入聲,不是去聲,已經更正,謝謝。
    3. 什麼是中國話其實是有爭議的,這種定義的東西是因人、因目的而異的。
    4. 我沒有否定中國文化的影響,我也認同孔子可以代表中國文化,但我覺得孔子說的話不大能代表中國話或中國文化,具代表性的應是現在的北平話。我知道這首歌只是將孔子作為象徵,而主題又是語言,因此很自然的跑出「孔子說的話」,但「孔夫子的話越來越國際化」實在不合邏輯。我們切入的角度不同,我覺得這與中文理解能力無關。
    5. 我沒有對語言的優美不以為然,我覺得每個語言都很美。我會批評這個部份,是因為我覺得S.H.E.給我一種想打入中國市場、想討好中國歌迷的感覺,簡單的說,讓我覺得有諂媚的成份。因此,我的重點是,所有語言都是優美的,包括中文,沒有必要特別提,特別提就容易有濫情之嫌。
    6. 即使歌詞沒明說中國話就是孔子的話,但它的用意就是要將兩者牽在一起,「全世界都在學中國話 / 孔夫子的話 越來越國際化」就正好連在一起阿。我覺得兩者之間的邏輯很清楚,我也覺得整首歌的歌詞應該是邏輯一致的,不一致的話不就前後矛盾了嗎?除非是想表達某些特別情境,例如描寫瘋狂狀態的歌。同樣是我們認知上的差異。
    7. 我是說「可能」,沒有把所有人拉下水,但就我有限的了解,現在還沒有明確證據證明孔子到底是說什麼話。如果你知道的話,麻煩跟我說,謝謝。
    8. 如前所述,我的定義是根據歌詞(當然,每個人從歌詞而來的定義會很不一樣),歌詞中的中國話,指的應該是北平話,因此空間延展性已被剔除。至於時間,根據這首歌,北平話的歷史也不過百來年,這樣的中國話是延伸不到孔子時代的。
    9. 我字字句句分析若犯了見樹不見林的錯,那你不也只將目光放在我的字字句句上嗎?
    我不敢說我了不了解中國文化、懂不懂中文歌詞,我只覺得,無論誰學誰的語言、誰學誰的文化,都沒什麼好自豪、歌頌的,這樣的想法還是有中心優越的成份,不夠多元平等。另外,現在外國人會學中文,主要是因為中國經濟正快速起飛,中國市場又大,學中文主要是為了賺錢、為了有較多工作機會,當然,還是有外國人崇仰中國文化,但應該只是少數,而且只是崇仰、排除經濟因素的話,到近幾年才開始大量學中文也不合理。
    如果歌詞可以從文學、音樂、文化的角度看,為什麼要排除政治呢?何必自我受限呢?而且,我原文幾乎都是從語言的角度分析,政治只有提到一點點。當然,今日的台灣人看到這篇,可能多多少少會聯想到政治,但我覺得更強的政治性,是在歌詞本身,不在我的文字。
    你或許會覺得我太過死板,什麼都說邏輯、不懂象徵、誤讀中文,但我只是看了歌詞後有感而發,就事論事,而非全然接收「中國話」或「台灣話」。

  • 牧雲居主人

    很高興可以跟你討論。
    拋開歌詞所引發的是是非非不談,你可以對一首歌寫出這麼多的感想,想必你也是個認真生活的人。
    我在討論事情的時候,多多少少會鑽牛角尖,如有得罪,請見諒!
    也歡迎您有空來我的牧雲居逛逛。
    http://blog.webs-tv.net/daidai0220

  • CookinBaBa

    牧雲居主人 “6.人家沒有說中國話就一定是孔夫子的話。歌詞每一句可以是有前後邏輯,也可以是各自獨立的。”

    我覺得牧雲居主人說得對, 雖然曲目名稱叫中國話, 但外國人去學習的除了普通話外, 還會學習中國文代, 如果你找到個學習普通話的外國人, 他定會跟你說他聽過孔夫子的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